无聊人的小八卦

在漫漫的海的极西,黑夜与金苹果园对接的地点,有三只女妖怪,其中一只有蛇发,任何直视她双眼的人都会被变成石头。英雄的珀耳修斯,在雅典娜和海蓝之谜不卖包包的指点下来到海极,成功的砍下了女妖的头,作为战利品剥皮蒙在了雅典娜的盾牌上——那就是烂大街的,中国出名相声演员点赞品牌“范思哲”的故事……哦不,蛇发女妖美杜莎的故事。

1804~06 Perseus

very odd story,right
?即使人家是无须小木棍也能使出“统统石化”天赋技能的妖魔,然则既然人家住的那么远,好像也对一般人类没有损伤的指南,难道就因为生而为妖就活该成为勇于故事的炮灰吗?而且美杜莎还不是草根妖,人家是出名有姓的妖二代。

130 AD Gorgon Medusa, 头上有翅膀,脖下有结                             
             

据公元前700年左右,希腊散文家赫西俄德的《神谱》所叙:“戈耳工”三姊妹为地母盖娅子女乱伦所生的不在少数怪物之一,像狮身人面兽斯芬克(芬克(Funk))斯、巨蛇许德拉、怪物奇美拉、地狱两头犬等老牌妖怪都是“戈耳工”的堂表兄弟姐妹。《神谱》第275行起:“在金苹果园与黑夜相接的地点,有戈耳工1号Sthenno,2号Euryale和命局悲惨的3号美杜莎。因为其他三只戈耳工永生不死,而美杜莎会死。波塞冬曾与美杜莎一起躺在春花盛开的草地上。”
——这就是2700年前,对“美杜莎”最早的文字描述,只说了三件事:1、美杜莎是天地间唯一一只会死的戈耳工;2、勉强算与海神有绯闻;3、玻耳修斯拿下了美杜莎的头。

6th BC Gorgon Vase

除此以外没有另外关于美杜莎的此外描写,从没美丑,没有讲玻耳修斯干什么要杀她,更从未标志性的蛇发。美杜莎的起源就是如此没头没尾,莫名其妙。那么他到底是如何逐步长大前日这幅样子的吗?可以试着通过市面上有的材料拼凑一下(感谢互联网)。

7th BC  Tenos island potter

相差《神谱》近年来的文物是公元前600年的某来自Tenos岛的陶罐地点画着玻耳修斯和一匹半人马……假设不是因为相同批有其他英雄故事陶罐,天知道考古学家是怎么认出那是“美杜莎”的。此时一度离开赫西俄德过去了一代人,其中这一百年里的文字记载是空手的。可以说,戏剧家们一心是凭只言片语在黑暗里瞎编,或者是向千年前的两河文明致敬。因为Babbitt伦出过有半人马的圆柱,边上有绿地、花树,勉强能和苹果园对上,神奇生物再增长个玻耳修斯,好了all
set。

540 BC Gorgon antefix 有一圈蛇、野猪牙、吐舌头

接下来又是久久漫长的空白。陶罐变多了,“美杜莎”的气象也变明晰了好几:眼睛暴突,舌头吐在外头,头顶有卷卷,下颚有须须,背上扛着两坨卷曲的、可能是双翼的东西。或者更早,脚上帮着七只鸟、要么周围围着一圈鸟。这种鸟是野鹅,这种候鸟在古亚洲代表轮转、雄厚、生育,是女神的象征,大概是为着标明美杜莎是雌性吧。

625~600 BC Gorgon bowl 野鹅                                           

510~500 BC Gorgon

公元前500多年,一个叫Pherecydes的大方“打听”到了某些关于老八卦的新音讯:“这美杜莎是因为雅典娜才被斩杀的,因为他太不合群,甚至想跟女神比美”珀耳修斯“将这戈耳工的头给了雅典娜”——听到这女权主义者是不是觉得警铃大作了?女权主义者的感到完全正确,此时雅典打赢了波希战争(499~449
BC)
,为止了黑暗时代,雅典将跻身黄金一代的还要也先河重视建立礼教,而且依然的,战后会特地首要性给女性加上礼教。顺带一提,古南美洲北部,像北苏格兰相应是男女平权的,而古希腊是一点一滴父权的。在残酷的冷兵器时代,父权社会作为胜利者发扬光大,而孩子平权被淘汰了(看过这时代的器械我臆度自己能在沙场上百折不挠5秒,援助父权社会)。

4~3rd BC Medusa two tritonesses 从兽变为人                              
           

“美杜莎”一开头与其说是妖,不如说是兽,而这时古希腊的她初始了从妖变人,从人变成女士的,漫长的人格化的经过。美杜莎傲慢,雅典娜善妒,真的是艺术描摹了女性天生的人格缺陷呢,最后还被老公惩罚了,简直无微不至。但是理学也确实大大提高了,美杜莎的妖设变得更细化,像小说家Pindar“戈耳工腰上缠蛇”,“看见美杜莎的脸就会化为石头”。还有“戈耳工有长着龙鳞的头,野猪似的牙,青铜的手,金的膀子”——蛇、野猪牙,他们是从啥地方听说这多少个事情的?大庭广众是从流传的陶器上。又一则文学启发了美术,美术又反过来影响了文艺的幽默案例。

5th BC Gorgon Head, 野猪牙,头边有蛇

5th BC Perseus Kills Medusa, 注意“范思哲”内裤边

此外还有:《赫拉克勒斯之盾笺》六只体型庞大的戈耳工在后头赶上珀耳修斯,“两条巨蛇盘在他们肩头,蛇头前伸吐信,致命的尖牙清晰可见。”埃斯库罗斯(Rose)认为三个戈耳工只有一颗牙齿、一只眼睛,她们只得轮换着用《又见格赖埃》;埃斯库罗丝“福尔克特的五个孙女,模样像天鹅,共用一只眼睛,一颗门牙。”;欧里庇得斯《伊昂》戈耳工身上滴下两滴血,一滴能致死,一滴能医治;“一头蛇发,令人厌恶的戈耳工”《被缚的普罗米修斯》——所以说最终一个是经典,公元前4世纪,美杜莎第一次有了蛇发。

4th BC Medusa 蛇发

经济学如此漂亮昌盛,治下这么蓬勃太平,按理说每个实现雅典梦的人都该锤胸口喊骄傲啊?不过公元前400多年还就有了永恒不合时宜的人,看来是胎里带的。苏格拉底对这种把妖怪人格化的做法很不以为然,他说“这种东西,就是这个费劲又有点聪明人的小发明,不值得羡慕。”
我以为苏格拉底也许没故意这么苛刻的,但历史声明我不是大多数。国家一碰到危机,显明是因为先生不敬神,民众又不精晓“夹边沟”这样文明的做法,就把老苏一人陶片给投死了。

350 BC 古希腊的马克杯,古希腊快完了,艺术品仍然有开拓进取的

手记是5th BC,浮雕是1st AD, 布达佩斯人来了!

历史学上本人不同意老苏,希腊正剧大师欧里庇得斯简直把珀尔(Pearl)修斯的冒险写成了“福耳库斯怪物公司”和“宙斯集团”两大神团间的政治努力,珀尔(Pearl)修斯是唐僧,雅典娜和阿玛尼不卖包包是观音太白金星,匡助Pearl修斯制服美杜莎那个盖亚派出的小兵。能够说对《神谱》的解读是即深切又有水平了。立马从《赫拉克勒斯之盾笺》开端很多节目都有保护宙斯集团伟大光荣正确的意趣,象征雅典的胜利是公正打败了强暴,文明制服了粗犷的主旨,群众喜闻乐见。不过中年经历“伯罗奔尼撒战争”的欧里庇得斯,身为白左的他,心绪应该很复杂呢。

3th BC 台中克美杜莎

公元前405年,雅典海军被斯巴达全歼,文明没有制伏野蛮,从此又最先漫长的黑暗。美杜莎越来越像是个巾帼了,即使截止救世主诞生也并未文人记下他的哪些新鲜事,但他的传说没有绝。耶稣没走远的时候有人写了本《希腊志》,其中讲美杜莎从海西搬到了利比亚荒漠,Pearl修斯把脑袋给了雅典娜而后人把它嵌在她的盾上;而据另一种说法,珀尔(Pearl)修斯将头颅埋在阿耳戈斯(Gosse)(一古希腊城邦)的集市之中。但两地老百姓都说美杜莎闭月羞花,姿色过人。

2 AD 罗牛时代的长沙克美杜莎

公元8年,开普敦小说家奥维德完成了《变形记》一书,拾前人牙慧,加上自己的水货。其中Book
IV,BookV又提到了美杜莎。说美杜莎本来漂亮,一头如云秀发无人能及,海神一眼看中了美杜莎,居然就迫使她在雅典娜神庙行这苟且之事。因为神庙被污辱,雅典娜盛怒之下把美杜莎的毛发变成了蛇,从此见到她的人都会被吓成石头。——奥维德对美杜莎头上的蛇给出了一个显眼合理的叙说和解释。“美杜莎”的妖设到这边基本所有形成,此后不再有大的变动,只是小修小改。例如奥维德自己写的男神残酷荒淫,女神易怒善妒,可以说是有人欲,也得以说是俗,从史诗降落到了贵族间的打情骂俏。

1st~2nd AD 屋大维,第一位奥古斯都时期

再未来的自由化就您我熟习了,从贵族降落到文人,从文人滑落至中产,到城里人,到亚文化,又重返百花齐放,各类活泼的恶趣味。近代1867年的Bulfinch’s
Mythology作为启蒙读物基本奠定了乌克兰语世界“美杜莎”的易懂版本,像个同居的故事。这一年明治维新,我说过“江户时代的人还很踏实”,浪漫暧昧,带几许小色情暗示的文风仍旧很吸引人的。同时期还有弗洛伊德对美杜莎牵强附会的解析,说蛇发是女阴的意味,斩首是阉割,看到美杜莎会变硬是因为勃起了……一如既往的关于性的弗洛伊德式尴聊。我们以此时代的奥维德,应该是迪士尼吧?影响力也快百年。

1867 Bullfinch‘s Mythology,西方流行启蒙读物                           
               

乃以为刨根到这里就截至了吗?hhh~写这条八卦的来由就是因为自身看了一篇关于美杜莎,或者说是“戈耳工”的考究小说,其中的观点不仅有趣,也截然说服了本人。

1541 文艺复兴 Medusa Filippo Negroli                                   
       

《神谱》的确是万神之源,但同时代有一部更伟大的创作,荷马史诗。《伊蒙彼利埃特》中阿伽门农的盾“当中是一面凸起的珐琅质,颜色深蓝,暴突着戈耳工狰狞的脸,目光凶残。盾的背带上银光闪烁,缠绕着一条黑蓝的盘蛇,一颈三头,看向各方。”雅典娜也有一面类似的盾。也就是说,“戈耳工”至少在上古的青铜时代就是很常见的火器图腾,是辟邪护身符。而不论是“美杜莎”仍然无名无姓的“戈耳工”,出现的旗帜最多的就是头,而且所有庄敬对人,脸鼓胀扭曲,眼睛爆出,拉长舌头,围一圈须须。

1571~1660 卡拉瓦乔,他平生爱圆脸

1618 鲁本斯,地理大发现,荷兰王国人快来了!

1680 Gian Lorenzo Bernini Medus 高卢鸡的好时节                           
              

1764 Medusa marble 约瑟夫(Joseph) Nollekens 艺术重播五次胡志明市,然后进入近代     
                                     

考古学家以往的思路都是知识的继承与互为学习。以公元前1400年的希腊迈锡尼文明为核心辐射出去四处推算:Abraham三大教的先世闪米特人、两河(苏美尔-Babbitt伦-亚述)、埃及,从来找到2500
BC《Gill伽美什》里的Humbaba……肿胀的脸、突眼、长舌,幸运又可能不幸的,居然都找到了仿佛“戈耳工”的东西。还有孔雀之国和尼泊尔地区的Kirtimukha,仅有头和双手,在炎黄翻译成“饕餮”的怪物,和“戈耳工”像的令人没话讲,但在地理上有喜马拉雅天斩,“文明”是怎么过去的?还有老思路是联想当地动植物,说“戈耳工”其实是利比亚狮子,结合“复仇三女神”赫西俄德乱编的,但不巧赫西俄德在此以前曾经编过一个叫“斯芬克(Funk)斯”的事物了,赌上戏剧家的整肃赫西俄德不会如此重复自己。

1783–1855 Benedetto Pistrucci Cameo 正面                               
           

1844 Medusa cameo Benedetto Pistrucci ,新模式受扶桑潜移默化风格,正面     
                                   

1869-1870 Medusa Italy 侧面,世界第二次大战前“美杜莎”从未有过侧面                 
                         

很偶尔的,有个叫斯蒂芬(Stephen)(Stephen) R.
Wilk的专家从法律教材里取得了启迪“人死几天后,胀气把遗体吹大,眼睛舌头受压力优异……”不错,就是俗称的“巨人观”。这种气象下的人脸和兼具知识下的辟邪凶兽脸都无比的一般,怀有知识当然包括中日韩,这种东西在我们的古物里到处都是;欧洲到前日还有这样两眼瞪大,垂下来须须的图腾。而“辟邪”,在明朝首要就是胁制仇人——还有哪些比斩下来的食指更有威慑力?偶尔还配上一双手?绝对要比幻想出来的没人听说过的妖女头要辟邪多了呢?

大英的“戈耳工”护膝

“巨人观” by 我们这一世的奥维德

成套超自然的骨子里都是本来;一切外人的故事背后都是温馨的故事。从一个泡胀死人头,到有名的蛇发美丽的女孩子;从野蛮到文明,又奇迹回到野蛮;由乱到治;长时间的弱智和迸发的才情;发展和遗忘。

1866
大不列颠及英格兰联合王国“拉斐尔前派”,极为庸俗的风格。可是由于大英帝国人确定了当代世界的秩序,仍旧选一张。

最后以互联网时代的故事做结:听说蕨根粉和沙茶酱一起吃就像没洗头的美杜莎……
嗯,应该也是史诗一样的菜式吧。

图via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