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远到波兰

【一带一路上的历史之谜1】(高了高原创小说)

寻思就开心。差不多公元前989年,我威武雄壮的大周太岁——姬满,就可能到过哈萨克斯坦、日本海,甚至濑户内海、波兰!

钟情动啊。但,那是真的吗?

借着“一带联手国际合营高峰论坛”开幕的热火劲儿,咱也聊聊那事儿。

姬满是夏朝第5位天子,生于公元前1054年。那货大器晚成,50多岁才继位,可人家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活了105岁,太岁一干50多年。所以说,一个人要想有点成就,活得长很重点。

后汉时期(那时候就很讲究考古发掘了,别觉得考古是今日才有的事情),人们在商朝古墓中发觉了一本竹简,名叫《穆天子传》,仔细一看,哇呀呀,好多卓绝的故事,都是关于周穆王的。

《穆天皇传》说,周穆王继位后,军事上比较嘚瑟,把西方多少个少数民族都给打趴下了,西行的大路被打开,君主于是对官吏们说:“世界如此大,我想去看看。”周穆王十三年(约前989年),他精挑细选了7员猛将,精工制作了8架大车,带了大量随行,先导了“欧亚自驾游”之旅。

轻率,他就成了“古天鹅绒之路”的奠基人。汉朝张骞出使西域,算是真正把“棉布之路”那事情给敲定下来了——有了门道图。比较而言,张骞的故事更可信;可倘使没有“周太岁西游”的神话,一路向南、迷迷瞪瞪往前走,什么人也不敢那么大胆是不?

说到底周太岁西游,给子孙留下了累累美好的神话,重点两上边:第一,西方有宝石(闻明的“和田玉”啊);第二,西方有漂亮的女子……

这给我们种下了美好的种子。周穆王的后裔们,至少觉得向南方去,会有光明的政工时有暴发。否则,没地图、没导航、没GPS的,何人敢去啊?

宝石咱就不说了,姬满肯定到过山东,带回许多玉石,这点史学界并无争议。有争议的是位赏心悦目的女孩子——西灵圣母。

咱俩前天都驾驭“西灵圣母”,她的原有出处,就在那时候。

《穆国王传》记载,周君主以前些天的夏洛蒂起程,跋山跋涉,万里迢迢,越漳水,翻燕然之山、积石山、昆仑之丘、群玉山,千辛万苦,终于抵达了“金母之邦”,和西灵圣母宴饮作乐……

严重不合规乱纪“八项规定”啊。公款旅游也就罢了,还和红颜……

金母是登时的一个部落首领。女性担任首脑,表达那么些群体还处在母系社会的种类之中。一个尚处于母系氏族,一个已是“封土建邦”的国度,周穆王本次访问,相当“穿越”。

可那不影响他们稚嫩的情分。姬满与西王母互赠礼品、宴饮唱和,乐而忘返(雅观的女子的魅力有多大!),最终,还在一个名叫“瑶池”的地方,宴请西姥,作为回报。

来而不往非礼也。美观的女孩子对周国君也是无时或忘,史料载,4年之后(姬满十七年),西姥回访,入夏朝见,周天皇赐居昭宫——待遇不低呀!

西姥统治的邦国,经专家考证,地方大致在前些天的山东和田以东或塔里木盆地一带。西姥看来也确有其人。然而,在先秦古书中,她还被描绘成一个怪物;到了晚一点的《穆君王传》(可能成书于周朝时期),西姥便形成,成了绝色美人(请问那是《画皮》的源流吗?)。

那种变更,恰恰证美素佳儿些:越是缺乏沟通,越会相互妖怪化;就好比闭关锁国的大清,把国外人描述为“红发碧眼的魔鬼”。一旦初步了接触,就不难消除鸿沟,甚至互相美化。

有点学者按照书中描绘,对地理地点展开考证,认为周穆王越过了今日的福建,进入中亚、西亚,经加利利海、北部湾,最远到达了后天的波兰。

自我的天!说实话,3000年前的人,即便一支部队,想当先这么长的离开,可能性也极小。其余不说,给养肿么办?无法补充给养,就只可以攻城略地、抢夺粮食,得有多强的战斗力才能横扫北美洲?蒙古骑士也不过尔尔呢?

值得采信的是郭文豹在《中国史稿》中的观点:周穆王“去是走(西藏)天山南路,归时走天山北路,和新兴通西域的路径是差不多上一致的”。这位周圣上至少到过山西和田以西,甚至有可能“越境”访问了后天的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国家(据说行程一起三万五千里)。

至于波(英文名:)兰、阿曼湾、大澳大利亚湾等描述,更大的可能是:天鹅绒之路开辟之后,北宋人“合理想象”,对《穆国王传》进行了补偿和改动。

用作中国先是位对天堂进行访问的皇帝,姬满给后人留下了好多优异的神话,留下了广大宝玉美丽的女子的奇想,那种美好的只要,或许也是后人开创丝绸之路的旺盛引力之一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