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城劫

                              迷城劫

                                        文/朱成龙

“啊,不要!”东方明眼睁睁地望着自己热爱的人鱼女孩丽珠肉体由下至上逐渐化为乌有,直至成为一道紫色的烟幕弹包裹着他的一身,哭喊的撕心裂肺!

  “听话,方明,保养好容颜珠,忘了自我,永远!”

  “不要,丽珠,我爱你!我爱您!我爱您!……”东方明愁肠欲绝,大声说出了埋于心底的私房。

  东方明,中国考古队员,兼潜水爱好者,数月前,接到上级的几遍探险职分,探险的地方是黄海三沙市以南二百海里的三角海域“融田”。

  据手上的资料描述,“融田”海域以下三百米处,发现疑似古海洲国遗址,失传上千年的“容颜丹”可能暗藏在此。

  容颜珠,故名思义,可保持脸部容貌永远年轻美观,相传是那深海的人鱼族人眼泪千万年集中而成,通体透亮,呈米蓝色。

  瞧着一页页资料,队长东方明心花怒放,终于又可以一展身手了。

  “资料,柤信大家都看过了,此行不比过去,危险周到更大,绝不可以无视,我们按各自的分工精确到每一个探险环节,每一个考古工具,国防部全力协作这一次古融田探险,从黄海分拨了一支6人的海陆两栖特战队,全力合作我们行动,爱惜本次行动安全,我们,有没有信念?”

  “有!”大千世界声音洪亮整齐化一。

  那支考古队,可不容易!曾很多次探得“地耳国遗址”、“双乳峰宫殿”、“鬼世界城”等,为国家的考古挖掘争取了不菲的时日。

  而后,大千世界各自回去准备。

  数日后,军部运20专机直接载八名考古队员抵达三亚市。

  迎接他们的是,六名跃跃欲试的陆军特战队员。

  两队人马合二为一,甚是热情。

  特战队长郑天雷激动的握着东方明的手:“东方队长,请提醒!”

韦德be1946.com,  东方明深情地说:“有你们这个英虎胆英雄在,国家就无顾之忧了。”

  郑天雷问:“您有如何打算?”

  “先看看再说。大家先好好休息,八天后一触即发。”东方明如同志在必得。

  三沙市,我国新建的新生城市,位于四面环海的一部分小岛上,岛上居民不多。

  当晚大家坐在成群的椰树上边,吹着海风,喝着利口酒,好不开玩笑。

  东方明缓缓地走向海边,看向四面蔚蓝的天幕,不由的慨叹,美,太美了。

  忽然,东方明有了下海一游的扼腕,他丢下利口酒罐,一个华美的弧线跳入英里,心情不错之余,竟然畅游了十余英里。猛然一个下潜,英里一条通体发出蓝色光环的鱼A伴着他游来游去,一人一鱼游的好不痛快。

  忽然一条残暴的大鲨鱼张开血盆大口窜到东方明身后向他的双脚咬去,鱼A一个优异的转身,又长又硬的尾巴须臾间扫在大沙鱼的脸膛,大鲨鱼痛的晕头的转载,掉头就走。

  东方明恐惧之余,感激的对鱼A说:“谢谢你救了自我。”

  让东方明更为咋舌的是,鱼A竟然说起了人话:“有自家在,他们休得伤你!”

  须臾间鱼A全身的光茫更甚,东方明那才看清,原来是一条人面鱼身的美女鱼,柔美格外。

  东方明问:“你们一贯在这片海域生活么?”

  鱼A道:“是呀,我们就是这一大片海域的大海使者。”

  东方明咋舌:“你真不错,我们能做恋人吗?”

  “我们早已是仇敌了呀,你叫我丽珠好了。”

  “叫我东方明。”

  “方明四哥。”丽珠轻声细语,羞红了脸,自从她遇上并救下他的那一刻起,心里早已默默爱上她了。

  “我要回来了,不然他们该着急了。”东方明依依不舍地游回基地。

  东方明刚走,人鱼B出现在丽珠的身旁。

  “爱上她,你会后悔的。”

  “我的事绝不你管,不要再来烦我了,大家不可能在同步的。”

  人鱼B的眼角逐步浸出泪来,他和他,不过自小青梅竹马,小时候,常常玩过家庭,丽珠常傻傻地说:“四哥,长大你可要娶我啊。”

  最近,他们都已成年,人鱼B一贯默默无闻陪伴在丽珠的身边,陪她解忧,也曾很多次救她于危难。每趟丽珠都淡淡说:“堂哥,谢谢您”。

  人鱼B的心中怪怪的,遇上人类东方明,就更怪了,他的心灵豁然有一种大难来临的预知。

  四日后,十四名队员乘专用船舶奔赴“融田”海域。

  未曾想天有不测风波,本来晴空万里却忽然间狂起一阵怪风,风尤为大,船舶左摇右摆,越来越慢。

  霎那间,天空阴云密布,疾风怪异的旋转起来,一道透亮的蓝色闪电击中了船舶左前方二百余米的海域,一条跳出海面逆天而行的巨形海豚被击个正着,瞬间五脏血肉四散飞去。

  数坨血肉与废物甩到了考古船上。奈是久经考险的人们,见到那样血腥的排场,也是吓的直哆嗦。

  大风旋转越来越快,最后形成了恐怖的龙卷风,但见一团深色的水柱自天到海不断转动,那处于旋涡中不佳的船舶鱼儿纷繁遭殃,自下而上进入台风中央,升至百米低度,再猛地砸向海面,尸骨无存!

  特战队员握紧武器,时刻保持严防。东方明惊叹前几天是奄奄一息!

  恐怖的沙暴悄悄地向船身逼来,暗黑的天幕莫名下起了瓢泼小雨,须臾间漫无天日,阵阵恐惧和着一股莫名的咒骂狠狠地袭来。

  百十米长的大船,一阵地动山摇,船身在浪涛之中颠簸,在浪尖之上飞跃,险象还生,大家也是倾斜,胃中一阵翻江倒海。

  忽然,一阵意料之外的晕眩,船上的电子装置失灵,几驾从天上莫名迷航的美军F/A18舰载机一头扎入那奇怪的涡流,沉入深深的海底。

  船长迫切启用手动操作,奈何风云太大,他有些不知所厝,一口鲜血吐在了驾驶舱里。

  特战队长郑天雷接管驾驶舱,堪堪稳住船身。

  忽而一头怪异的巨形金枪鱼发了疯一样的顶向船身左边。

  船体忽向右边倾去,大千世界被甩向三米高的半空中,忽然,在右手一股巨力的支持下,船身堪堪保持平衡。芸芸众生跌落甲板,一阵腰酸腿疼。

  危险恐惧的风暴终于袭向了考古船,大船须臾间错过方向,先是左右不停的打着摆子,而后忽然被卷得逆时针转动,一头从海面一跃而起,腾空约莫数十米高度,忽而直上直下插入那惊涛骇浪汹浪的海面上。

  大千世界纷繁落水……

  次日,人鱼丽珠看着正昏睡中的东方明,脸红不已,天啦,自己都已看着他那张似曾熟悉的俊脸看了有十三个时辰了,可照旧百看不厌!莫非他就是协调梦里平素出现的男友。

  每晚每一回梦丽珠都会梦到平等张脸,那张和前边的爱人似曾柤识的脸。解梦的大仙说,那么些梦里的男人便是她前世的恋人。

  前世?恋人?我和她?丽珠难以置信地细致端详着东方明。

  忽然间,睡梦中的东方明双手紧密抓着被子,一阵喃喃自语:“丽珠,不要走,来世大家还要在同步。”

  晚上,东方明终于苏醒,看到床前的丽珠,神速直起腰来:“那是何地,我的队员了?”

  丽珠安慰她:“方明哥,你醒啦,快喝碗鲍鱼汤。”

  东方明牢牢抓住丽珠衣袖:“我的队友了?”

  丽珠指了指对面床上的人。那人正是特战队长郑天雷。

  “还有人了?”

  丽珠忧伤的低下头,懊悔不已,都怪自己力量不难,合自己和人鱼B等一稠人广众渔之力才堪堪帮船身从巨形金枪鱼疯狂的碰撞下扶正,救回东方明和郑天雷,而其余诸人全部不知所踪。

  东方明愁肠不已,恨自己没能带好队友,一阵捶足顿胸,嚎啕大哭。

  片刻,东方明和清醒的郑天雷抱住一团,痛哭流涕。

  “我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百姓!”忽然郑天雷拔入手枪对准自己太阳穴。

  眼疾手快的东方明和丽珠拼命夺下枪。

  而默默站在门外的人鱼B,此刻也走了进入:“你现在自杀更对不起您的哥们儿,他们会死不瞑目标。”

  “只有养好伤,才能为您的族人为您的国度延续出力。”

  郑天雷惭愧的低下头。

  数日后,东方明身体康复,走出屋子,一时倍感进了迷宫,九曲十八弯,条条是路,叶影参差,犬牙交错,时而直进,时而弯右,时而弯左,时而重临原路。

  那当地是一块块齐整的巨石铺就而成,那墙面是雕成各样稀奇古怪图案的不出名金属拼接而成,间或时而出现一数十米直径的巨形石柱直逼海面。

  再看那剥弃的巷弄,遍布着一艘艘西夏造型各异的的残船,残船的外表布满一层蓝色泥污,破败的船舱里面分布各个狼狈的珊瑚和局地不盛名的贝类。

  忽然,东方明被一些不寒而栗的人类尸体和局地生锈的战机吸引,有螺旋桨单翼双翼战机,有如故引导导弹的喷气式战机,再看战机缝隙全部被各类车辆的车轱辘头盔所占用。

  远处的海底,时而火山喷涌,时而沼气冒泡,貌似还是可以看出一阵阵爆裂的火光。

  再看那恐惧狭长的海沟,长数十英里宽数公里,就好像有何样东西正一排排莫名奇妙的闪着白光,忽而升起,忽而下落。

  隐约约约就像听见了一些古怪的不一而再叫声,声音沙哑,貌似半死不活。

  忽然头顶急忙闪过一长数百米的雪茄状全身透光的物体,那晶莹的驾驶舱里肯定坐着简单矮小的不测生物。

  走着走着,郑天雷走进一处奇怪的人型石刻雕塑群中,那各型各异动作眼神生灵活现的人们,或老人或女性或孩童,都和现代人全无二致,全无人鱼壁画的黑影。

  莫非真有啥诅咒不成。

  忽然间,东方明脚下一软一空,肉体全无力气向下猛的坠去,同样是弯曲的坦途,然则更窄了些,中途各色怪石尖锐的很,十分钟后落到底时,东方明已是支离破碎。

  堪堪站稳脚跟,一条巨大的皇带鱼游过身旁,受惊吓之余,东方明疾速闪入一岩石的缝隙里。

  但听得身后阴风阵阵怪叫连连,皇带鱼肉体接连中箭,海水成了血黄色。

  “终于砍下你了。”人鱼B手拿渔箭引导一稠人广众鱼战士急速运走皇带鱼。

  血腥的海水不断模糊着东方明的大脑和神经,东方惠氏(Beingmate)阵乱摸乱闯,原本通道里设置的各个危险活动竟然被他逐一躲过,但凡他刚走过的地点,不是私自踏陷就是上边掉岩石。

  猛然,东方明进到一莫名的屋子,甫一睁开眼,一道刺眼的光茫闪了回复,待她缓过神来,定睛一瞧,那显明是一颗不有名的珠子,通体透亮,在数道金光的投射下,更加刺眼。但见它稳稳地被咬合在一条十余米长的黄金海龙雕像嘴里,四周罩着一层透明的罩子。

  正待东方明三番四遍向前行,欲近看那闪耀的珠辰时,一道阴森的铁笼忽然一头罩住他,一阵难听的警报声响起,东方明站在笼子里望着珠子发呆。

  片刻各类奇形怪状面目凶残残忍的怪异人鱼卫士走了还原,把东方明铐上锁链带到一间狭小的密室。

  “报告族长,发现一疑心人手。”

  “带上来!”

  “你那人类到底有怎么样目的,难道嫌上苍给大家的惩处还不够多吧?我们只是不满于人世间的利己与忌妒,就把大家涸泽而渔!进英里了,还让我们不足安宁,把我们幻化成人不人鱼不鱼的样子!那大家都忍了,现在依旧要偷我们的镇海之宝!那只是大家历代人鱼眼泪的战果,你们既然那么觊觎,大家也不用客气了,来啊,捆了内置那沉船里,让他自生自灭!”族长怒极。

  忽然,乖巧的人鱼丽珠跑到族长身后,一阵轻敲轻锤,嗲嗲的说:“四叔,方明大哥又不是故意的,他只是误打误撞才进那族人禁地的。”

  “看你的眼神,就了然您喜爱她啊,可你知道很是恶毒的诅咒吗,人鱼无法与人类有肌肤之亲,更不能匹配,否则就会化为乌有啊!傻孩子,你知否道,当年你二姨……。”说到动情处,族长老泪纵横。

  “岳丈,我和方明表哥只是朋友啊。”

  “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谎都不会说,长不大的孩子。”

  闻此,丽珠拿过钥匙解开东方明的锁头,深情的抚摸着他的脸蛋,温柔地说:“方明三弟,你受苦了。”

  丽珠带东方明经过反引力飞行器回到从前的房间,发现郑天雷不见了踪影。

  “看得出来,方明二弟很在意那颗珠子,可惜它是大家那片海域的镇海之宝,我们人鱼一族被上天惩罚奉命守护它。”

  “什么珠子那么精贵!”东方明惊奇道。

  “容颜珠。”

  “这么说那里就是融田啰!”

  “方明三哥怎么领悟?”

  “我是考古队员,对了,那附近就是古海洲国吧?”

  “嗯,我们人鱼祖先就是古海洲同胞。”

  “不瞒你说,大家本次的考古任务就是那片海底之城。”

  “然后了?”

  “还有那颗容颜珠,据说是上古神物,只有付诸自己国家博物馆才能保其周到。”

  “那片海底城,总觉得奇怪,阴气太重,哪一天有个火山盗贼怎么样的,毁坏或盗窃了,总是不大好。”

  “我知道如何做了。”

  当晚,丽珠如愿越过层层机关,得到“容颜珠”,正待她转身之际,族长的声响传播:“傻孩子,为了这厮类,你当真厉害那样做么?”

  “大伯,我。”丽珠低下头一时不知什么开口。

  “你规定要给她呢?”

  “嗯!”

  “真的容颜珠在自家那儿,你这颗是假货。”族长忍住泪,慈祥的瞧着乖女儿。

  丽珠牢牢抱住了族长,深情地吻了她脸上。然后丽珠将容颜珠交给东方明,嘱托他相对要亲手交给国家博物馆。

  一阵气团雾过后,二人神奇晕倒,消失许久的郑天雷忽然现出在屋子,他拿着闪闪发光的容颜珠,狂笑不已:“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站于门外的人鱼B将那整个看在眼里,忙进屋一拳打向郑天雷。

  灵活的郑天雷躲过来拳,随之一个穿心腿击倒人鱼B。

  “既然您都看看了,你们五个都得死!”郑天雷走向倒在地上的丽珠,手枪对准其心脏刚要扣动扳机,人鱼B一个跃起,爬到丽珠身上,挡住了罪恶的枪弹。

  临死前,人鱼B双手还死死护着丽珠,说完了最终一句话:“丽……珠……爱……你……我……从……不……后……悔……。”

  就在郑天雷罪恶的枪口指向北方明时,族长带着一批特战队员走了进去。

  枪声四起,郑天雷心有不甘的倾覆,血红的左侧不忘胡乱的摸向装有容颜珠的锦盒。

  “老族长,谢谢你!”特战队长(第二批救援小队)握紧了族长的双手。

  一阵稀奇古怪的香气过后,东方明人鱼丽珠相继醒来。

  “方明哥哥,方明堂弟,你没事吗,担心死丽珠了。”丽珠捧着东方明的脸上仔细审视,热泪盈眶。

  东方明呆呆的望着丽珠。

  “跟我回到啊?”

  “鱼离不开水的?”

  “你爱我吗?大家前世就是情人不是吧?”

  “嗯。”丽珠拼命点头

  “你可以留下来吧?”

  东方明痛心的别过头,不敢直视丽珠的双眼。

  “方明三弟,抬头望着本人的眸子。”

  “说你爱我。”

  ……

  “我……喜欢……不……我……爱……你!我爱你!……”

  闻言激动的人鱼丽珠双手紧紧环住了东方明,踮起脚尖重重的吻在他干涩的唇上,一分钟至极钟半时辰,二人疯狂的舌吻,动了情发了疯着了魔……

  忽然丽珠一把推开东方明,声嘶力竭的呼叫:“方明大哥,我爱你!”

  渐渐地,人鱼丽珠的肉身由下至上逐渐成为无形。

  惊恐的东方明痛哭大喊:“不要,丽珠!”

  “方明大哥,尊敬好容颜珠,保养好人鱼族人,保养好融田海底城,爱戴好阿拉斯加湾,保养好中国!”说完最终一席话,人鱼丽珠化作一道绿色的无形屏障包裹着东方明。

  “方明四弟,我算是得以和您在一齐了。”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