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荒

                    第1章 万龙回巢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吾塑天离,宿命轮回,荒世劫动…”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吾塑天离,宿命轮回,荒世劫动…”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吾塑天离,宿命轮回,荒世劫动…”

星域浩瀚,光辉点点,没有人方可走到尽头,美丽的星空也不包含了多少秘密。

这时在天体深空中,一把巨剑漂浮着前进,在剑身之上躺着一个着装现代服装的青春。

自然界深空,无数行星浮动,虚无缥缈,巨剑载着昏睡的青春不知驶向何处…

小伙名为苏尘,此时他脑海中不断重复着这句话,像洪吕大钟,震的他头嗡嗡作响。此时的她虽有些许发现,但想睁眼瞧瞧却仿佛有千斤重物在压着眼皮,努力了一次仍然惊惶失措睁开。

他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地,但隐隐感到到一股熟习的气味,正从另一端扑面而来……

咻咻咻

巨剑带着破空之声向着前方一颗星球急忙驶来。

凑近之时,巨剑撑起一片朦胧的光幕,抵消了一股不可以想像的冲击力,在最终轰然一声震动中,在此星球某处不有名之地暴发出极其光芒,一剑滑过,数座大山轰然倒下。山体摇动,大地颤抖。一道可怖的嫌隙绵延千丈。

而在这么大的冲击之下,反观苏尘竟丝毫未损。在他方圆一道柔和的幽光将她包围着,不言而喻此剑的不同凡响之处。

此后巨剑又带着苏尘转移了几千里,直到幽光消散,巨剑神速缩小,化为巴掌大小,在苏尘身上旋转一圈,随后没入她的身体,消失不见。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苏尘逐步清醒过来。望着周边的环境,感到卓殊莫生。

这时,他正处在在一座不高不矮的巅峰上,可以眺望前方的景观。

天涯是连绵起伏的秀美山峰,佳木葱茏。山顶附近是奇形怪状的岩石与苍劲的古木,还有水桶粗细的老藤如虬龙般环抱,更有如茵的绿草与幽香的野花,充满活力与肥力。

相伴着几株水桶粗细的老藤,在这藤蔓叠绕间,一个不大的灵池散发着智慧,氤氲不断,周围的植物更加展现翠绿葱茏。

苏尘疑惑道:“这里是…”在他记念之中,唯一知情的是她在考古时,古剑从青铜巨棺中飞出,然后听到这一个奇怪的话。这一个是她唯一能想出去的事。

“荒世劫动……”苏尘喃喃自语。

苏尘作为S市的得意门生,年仅二十五岁就进入了江山正式的考古团队。这样的前程足以令人称羡分外。苏尘为人低调,与人真诚相待。这让她在社团中很受欢迎。毕竟这样年轻的考古专家全中国就她一人。

这也得益于苏尘从小就对古中国野史抱有深厚的兴趣。尤其对上古时代的事体好奇, 关于上古时代,并不曾详细而精准的文字记载,对于今人来说这是一段充满了界限迷雾的古史,令人思想无限。

不久前,苏尘接到上级给她的一个隐秘的任务。让他去往五指山脉,这儿有重大发现。

峨三明,又称昆仑虚、中国首先神山、万祖之山、昆仑丘或玉山。

青城山是因为其高耸挺拔,成为西汉中华和西部之间的天然屏障,被蜀石嘴山国人以为是社会风气的边缘,加上华山的常年积雪令中国太古以白色代表西方。

传说青城山高一万一千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其下有不可能浮起羽毛的弱水,外围还有生长持续点火不灭的神树的炎火山。

龙虎山顶是黄帝的帝之下都,有开明神兽守门。那在中国古老的地理作品《山海经》《禹贡》和《水经注》中都有记载,其中大多记述都含有神奇的情调。

这么些都是苏尘在搜奇类图书上寓目的。对于此山,苏尘总以为太神秘,有着太多鲜为人知的事物,探究不出个道理。

而这此的任务据说惊动了江山。上级严刻注明,不得泄露半点音信。更是全中国考古精英齐聚昆仑。

苏尘驱车赶到湖南省,上级早就派人在此等候。他们将苏尘带到布格达板峰。此峰位于陕西与新疆的交界处,也叫新青峰。来到此峰异常忙绿,花费不少时日。

当他抵达时,发现早已有几位助教在勘察了。峰顶处暴发了断层,在其分裂之处隐约能看出一个有一个古墓,几位助教在旁探究着。

韦德be1946.com,苏尘走上前去,来到一个中年讲师边,问道:“赵助教,王老没来么?”

中年教师望向苏尘,目光中有一丝凝重,道:“王老已经进去了,让你来了然后随即去找他。”

苏尘也不作过多客套,向着裂缝深处走去。在其里面,周围的墙壁下面世了好多版画,其人物大多是苏尘从未见过的。临近一看,发现她们身上穿着的都是平等的战甲,可这种战甲在中华古籍中从未记载。

那让苏尘感到非凡奇怪,难道这段历史未被记载?中国历史是出新过断层,这也不是不容许发生的事。

而更让苏尘困惑的是地点记载的情节。这几个身着战甲的人都是跪在地上,而她们的态势更像是迎接某人。再往前看没有现身要迎接的人,只是现出了更多的人。这个人簇拥着。

细看之下,他们与此前看到的略有不同。他们身上的战甲更为精细些,且等级要高一些。而他们的行径更像是在开展某种仪式。

以至于苏尘走到尽头,才来看一把巨剑。

这把巨剑不可能用语言来叙述它,在苏尘察看的一霎这,就影响了她的魂魄,仿佛听到战场上的厮杀声,怒吼声。

为止好一会苏尘才回过神来。再度看去,这把剑有着极其错综复杂的纹路,在剑柄之上好像刻了一个字,但出于年代过于久远,而且摄影脱落的决意,看不清楚。

在此之后就未看见壁画了。而苏尘认为他们迎接之人至始至终从未出现,难道他们迎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这把剑?这也太过诡异了。

苏尘不禁摇了摇头,随后向着主室走去。在主室之中,王老已在此等候多时了。只可是他眼睛只盯着主室唯一的棺材看,就其目光是越来越的沉稳。

王老没有转身看苏尘,只是道:“不知你有没有理会周围的地形?”

苏尘上前道:“这么些倒是未过多留心,难道有如何不妥之处吗?”

“小子,这儿的地貌确实很不一般呀,知道大茂山是龙脉之祖吧。刚刚我在外场观望了大规模的山势,发现周围所有的诸峰都负有向这里迎来,而新青峰又作为衡山的最高峰,那么,这样就形成了一种很吓人的势!小子,你思考,那应该是何等地势?”王老面露追忆之色,神情之中更有一种控制不住的激动。

“您的趣味是,这儿是······万龙回巢之大势?”苏尘不禁感到一丝可怕,万龙回巢在上古手札中有记载。

  传说中这种地势葬的不是凡人,而是仙!

   难道,此处葬仙?

   而有关青城山的神话传说中,与王母的传说最多·······

   此地,莫非葬的是王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