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菲波哥大南越王博物馆行记

南越王博物馆

(一)

象岗,又名固岗,席帽山,乃越秀山之侧。

辽朝洪武十三年(公元1380年),苏黎世城扩建,合古时候三城为一。故开辟城北山岗,拓展八百丈,凿象岗为北城门,至此,象岗独立于越秀山之外,二者之间的大路乃出入北门之主干道。

三百年后,清顺治十年(公元1653年)于岗顶建拱极炮台。

拱极炮台

鸦片战争期间,英军来犯,拱极炮台多次击退城北之敌。

再后,太平军起义围攻都柏林(Berlin),叶名琛速令维也纳城守军闭关死守,发炮外击,力在保和平。

以至上世纪五六十年份,象岗仍是军事管理区。

(二)

改造开放后的八十年代,基建起先扩张,三年之内,象岗被削平达十七米之多。

一日,某单位宿舍楼工地处工人施工时,偶遇石块。现场官员凭借多年施工经验发觉有可能是古墓,便立马联系圣地亚哥文物珍惜单位,汇报此事。

即刻马尼拉文管会负责人率队亲临现场,并于晚上十点,安排专家由此石块缝隙,进入墓穴,一探究竟。可喜的是,此墓保存完好,未经盗挖。随即,专家及时整理报告,上报国务院,在拿到时任国务院两位副总理的准许后,成立专家小组,正式打通古墓。

南越文王赵胡墓

文物一件一件出土,墓主人的位置却迟迟得不到表达,直到发现中国考古发掘的率先枚帝印:文帝行玺。

文帝行玺

文帝行玺

(三)

赵佗死了,南越武帝,一百零五岁。

皇太子赵始终生未得继位。

故佗孙赵眜代立为帝,南越国第二代王,号称南越文帝。文王名字有二,对外自称赵胡,对内则作赵眜。

据《史记
南越列传》记载,赵眜刚上任就饱受外敌侵犯。闽越国趁南越国刚立新主,国内政局不稳而攻之。赵眜深知根基不稳,新立则战,劳民伤财,不得人心,故使人上书至汉武帝称“两越俱为籓臣,毋得擅兴兵相攻击。今闽越兴兵侵臣,臣不敢兴兵,唯始祖诏之。”

南越主动来投,正合汉武帝开疆拓土之意,赞赏南越多义,逐兴师遣将,往讨闽越。南越国由此可以太平。为报出兵之恩,赵眜派太子赵婴齐前往长安做人质,汉武帝将其内置身边,充当侍卫。

赵眜性格软弱,一生多疾,为求长生不老,效仿秦始皇,使人炼丹,终不得,且深受其害,未到天命之年即驾鹤西去。

平生药方:五色药石

(四)

赵眜之墓,以山为坟。象岗葱葱,时光荏苒。

韦德be1946.com,屠睚,任嚣,赵佗,南越国从无到有。

赵眜继承了先辈的事业,遵守一方,虽一生未能兑现长生不老,但历史不会将它遗忘。

呜呼于象岗山的赵眜,就在这块都柏林(Berlin)城内的高地上,俯瞰大海桑田,千年变迁,他没有曾退演,只是众人安于生活,忘了昨日,直到1983年11月9日,再次出现天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