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复活【考古学】

前几日是复活节,刚好是过完七夕10天。下元节回忆人的死去,复活节回顾一个人的死而复生,那七个节日在同一个月,是一件值得深思的作业。

复活节是怀念耶稣的死而复生。两千多年前,在犹太人的逾越节,耶稣被布达佩斯犹太行省的里胥本丢彼拉多审判鞭打,然后被钉在十字架上。那一天中午,耶稣在十字架上断了气,尸体被一个誉为约瑟的财主取去,葬在投机的坟墓里。之后第八日,当两名女生去看墓葬时,发现挡在坟墓前的巨石已被挪开,耶稣的遗体不见了。在接下去的四十天内,复活的救世主显现给她的弟子们,最多的一回同时显现给五百五人看,直到后来升天,从此未来众人再也尚无看见过他。

大千世界都有一死,但死人复活的事体大家历来不曾见过。耶稣复活,听起来像个神话吗?

不过就是以此听起来像神话的死而复生故事,构成了道教信仰的底蕴。圣经说,“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传的便是水中捞月,你们所信的也是水中捞月。”

干什么两千多年以来,基于耶稣复活的救世主信仰没有像任何的神话传说一样被否定,从而消失?为何信任耶稣基督复活的人,有获取诺Bell奖的数学家,有历史学家,有先生,还有花旗国总理?

出名翻译家、神学家威尔iam•克雷格(威尔iam Lane Craig)
相信耶稣复活是历史的实际情况,他说:“希望,若不创造在实际的功底上,就只是个幻影。”

她这么说,首先是因为记载耶稣复活的四本福音书(《马太福音》、《路加福音》、《马可先生福音》、《John福音》)是可信性极高的历史文献。那四本福音书的撰稿人与耶稣大概是同时代的人,是耶稣事件一向或直接的证人。马太和John是亲自跟随过耶稣的人;路加跟随Paul,是一位出色的历文学家,他写的《使徒行传》被历史和地理学家一再注脚是忠实可相信的;马可先生跟随Peter,被跟随John的早期教父帕皮亚斯(Papias)认为是赤子之心的记录者。那四本福音书成书很早,在耶稣钉十字架其后30到60年以内,而且手抄本甚多。希腊语(Greece)原文的副本有5000多本,拉丁文抄本8000至10000本,还有8000本埃塞俄比亚语、斯拉夫语、亚美尼亚语的副本,而且抄写错误极少,抄本间一致率超越99.5%。

这个多少远远当先了管文学界公认为保障的其余历史文献。比如亚历山大大帝死于公元前323年,关于她最早的事略《亚历山大远征记》(The
Anabasis of
亚历克斯ander,作者希腊共和国管法学家阿利安Arrian)却写于1世纪先前时期,与事件暴发偏离400年。记录特洛伊战争的荷马史诗《伊福冈特》(Iliad)写于公元前800年,只有不到650个希腊共和国手抄本,定年为2、3世纪,与原来相差1000年。休斯敦历国学家塔西图斯(Tacitus)的《波士顿帝国编年史》(Annals
of Imperial
Rome),写于公元116年,只有1个手抄本,定年为纪元850年,另有1个手抄本定年为11世纪,与原书相差800年;犹太历国学家Joseph斯(Josephus)的《犹太战记》(The
Jewish
War),写于1世纪,共有9个希腊语(Greece)文手抄本,定年为10、11、12世纪,与原书相差1000年,还有1个拉丁文抄本,定年为4世纪,与原书相差300年。那几个历史文献手抄本的多寡与四福音书文献相比较,相当于一个小土堆和一座山的歧异,而且抄本与原书年代相去甚远。难怪历思想家认为四福音书作为历史文献是那般的保障,不可能被概括的说成“传奇故事”。

有人认为,记载耶稣复活的人都是耶稣的弟子,有倾向性,因而不足为信。这样想的人,会不会也认为中国人关于瓦伦西亚杀戮的历史记录不可信呢?犹太人自己写的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历史也相差为信呢?

读过四本福音书的人,一定有回想,书中著录故事的言语都卓殊简单朴素,没有其它传奇色彩所常用的言语元素。而且,福音书还包罗部分两难的材料,是其余想要读者相信耶稣是神的幼子的撰稿人“不应该”记录下来的内容。比如:耶稣在融洽的家乡不得行什么异能;耶稣说他自己也不领会她哪一天再来,唯有父神知道;耶稣在十字架上喊:“我的神,我的神,为何离弃我”。再有,最头阵现耶稣尸体不见的人是多少个女性,而在及时的犹太社会,妇女地位极低,证词在法庭上都不被采信,耶稣的十一个徒弟也不看重妇女们的话。这一个情节出现在福音书中,是后人杜撰的可能性很小。

最难以解释的是信教者们的赫然转变。耶稣曾对学子们预知过五次他将被害,五天后要复活。但是,当时的门徒和我们一致,没把耶稣的话当回事,根本不信。耶稣被捕时,他们四处逃窜,彼得也曾一回在人们面前说“我不认识这厮”。耶稣死在十字架上后,所有的门生都散了,重操旧业。不过,耶稣复活向他们表现后,他们根本变化了。先前不认主的渔家Peter,后来倒钉十字架殉道;耶稣的兄弟雅各先前不信,后来也坚定地殉道;曾说“我非看见祂手上的钉痕,用手指探入那钉痕,又用手探入祂的肋旁,我总不信”的多马,后驶来印度传教,在那里殉道;Paul先前损害信徒,突然广传福音,最终在休斯敦被砍头……

尚无人会为一个要好不信任的谎言付上生命的代价。耶稣门徒的更动,只有一个分解,就是她们的确看见复活的救世主,真的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了。门徒们的变通,是耶稣死而复活的最大表明。

有人说,可能是女性们找错了坟墓吧?但是埋葬耶稣的百万富翁约瑟知道自己坟墓的任务,其余犹太人也得以指正坟墓地方,破除谣言。

有人说,是有人行窃了基督的尸体吧?可是,依据记载,耶稣的墓有官兵看守,而且不论是门徒依然亚特兰大官兵,都尚未偷走耶稣尸体的想法。

有人说,可能耶稣当时没死而是昏厥了吗?不过现代教育学探讨表达,在十字架上备受有害的人必要救治,不容许有力量挪开墓门口巨大的石块,更不能有能力逃亡。

还有人说,门徒们看见耶稣是暴发了幻觉吧?不过门徒们从未服用致幻药物,而且现代心境学知道,幻觉只好是私家的,不可以是群体的。况且幻觉说也不能够解释坟墓空了的真情。

曾在巴黎高等师范高校任教的老牌历文学家尼古拉斯•莱特(尼古拉斯 托马斯赖特),在连年探讨耶稣复活的历史性之后说:“用作一个历思想家,除了基督从死里复活,留下一个空坟,我不能解释基督信仰的发源。

美利哥资深的《法兰克福论坛报》资深编辑和记者史特博(Lee
Strobel),曾是佐治亚理工大学农学大学生,一个极致藐视基督信仰的无神论者。为了反对老婆信教,他用两年时光,访问了13位United States出名专家,从考古学、农学、法学、管理学、心境学等八个角度挑战“耶稣死里复活”那一个结论。然则,他最后反而被抱有证据说服,在真相面前认罪悔罪,归信基督。他把她具备尖锐的提问和与大家之间的对话,写成一本书,叫《重审耶稣》(The
Case for Christ)。方今,那本书被拍成了影片,正在美利坚联邦合众国四海上映。

明日,大家清楚,为啥越来越对真相庄严认真的物理学家和学者,一旦信主,就可能信得更领会,更坚毅,更扎实。

“耶稣从死里复活”确实是个神迹。但如果你相信,上帝能够从无到有成立了宇宙万物,那么,上帝使耶稣从死里复活就简单接受了。

正因为耶稣从死里复活了,基督徒才相信他正是上帝的幼子,才对她所应许的永生有了实事求是的梦想。那份根植于“耶稣复活”事实的自信心与期待,是基督徒心灵平静的的确来自。

明日,复活节的日子,愿你精心察看耶稣死而复活的真情,让它也变为你信心与安全的根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