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ng的日志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中午睡到十点多,不回看床;就瘫在床上躺尸。看了集《嘿,老头》,就下来吃饭了。

考古学,早晨也在追《嘿,老头》,黄小厨和李雪健演技向来在线,情节很温和;仍旧挺不错的。

晚上小公主发来他的诗篇比较分析的稿件。我看过后,觉得很正确了啊!。让自家写这么些样子的,我也就只可以写出来这么些情节了;再往下长远去写,很多东西就不是自己的想法了!不能,本科阶段在打基础嘛!

上午把《浅议“诗舞乐一体”的学问现象》的大致构架弄出来了,写了三千多字;仍旧很不便于的!交代一下上马的思路:“诗舞乐一体”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文艺现象,同时还能被视为一种统治方式;更要紧的是还与巫术活动有关。差不多可以分成两个级次来看:自然孕育阶段,巫术信仰阶段(夏商阶段,两周阶段,细分之下是足以见差异的),解体阶段。五千字的渴求,逐渐来呢!

看了两集《考古发现》。其中一集教学密三星(三星)堆文明密码的,三星(三星)堆文明仍然不拔除古北齐文明收到外来文明的震慑的,毕竟权杖和黄金面具格外独一份儿。还有一集讲邢台甑皮岩博物馆和中央电视台合营,让小学生参与感受考古进度的,方式很正确。想当初,也是有报考古学的想法来的,现在推测可能是因为对考古的惊诧,再增进对历史的疼爱呢!

《蓝色星球》(第二季)vip会员也不可能缓存了,啊,蓝瘦香菇!

再次想起《寻找手艺》,讲述黑龙江的手工艺的有的是最喜爱的。看到土旦大师的认真和诚恳,觉得所有连串,就那里可以令人在半夜三更感受到安定而非不确定。所以说,宗教未必全然是坏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