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非洲

考古学 1

北美洲,地球第二陆上,至今仍然充满野性的一块大陆,以其粗犷和红火吸引着世人的眼光。

八十多年前,有一个不屈的丹麦王国女子凯伦·布里克森踏足这片高原大陆,用亲身经历和充分情绪给后代留下了一部不朽名篇——《走出南美洲》。

从正文的率先页开首,凯伦·布里克森就用一种细腻的笔法描绘出肯尼(肯尼(Kenny))亚东非高原的澎湃画面,大家得以清楚地感受到作者对恩贡农庄生活的最为怀恋和崇敬。她用一个个故事和人员,让我们可以身临其境,走入世界二战前北美洲野蛮的生活,体验文明与原来的交集和冲击。

凯伦对亚洲草原上动物充满了关怀和欣赏,穿越树林时,猴群在头顶的森林中出没,林猪一家在小径间疾奔。她对团结收养小林羚露露(Lulu)宠爱有加,连凶猛的猎鹿犬也被感染,对这些骄横刁蛮的“小公举”礼让三分。北美洲的动物是属于自然的,无论农庄的活着多么安全和谐,终究敌不过丛林的诱惑。露露(露露(Lulu))义无反顾地走进了山林,虽然它会时常光临养育自己的村落,最终依旧再不回头,又或许它已经化为了花豹或者鬣狗的佳肴,但生于自然又归于自然,是南美洲动物的最好归宿。凯伦甚至对自己猎杀的狮子也满怀崇敬,“好一只纹章狮,风拂起它的鬃毛”,她被朝阳投射下的上帝造物深深打动。

凯伦布里克森毫不掩饰对随意、对冒险的景仰,其中一个表现就是珍重飞行,喜欢这种超脱地面的羁绊、在三维空间中擅自穿行的体会。“当您飞越过南美洲高原时,视野无比开阔壮观,光与色的咬合令人惊讶,有不止演变,阳光下绿野上的彩虹、壁立如雪山的庞大云团、狂野肆虐的粉红色风暴,都围绕在您身边奔跑起舞。急雨如鞭,斜斜而下,周围一片白茫茫。”在天上中自由飞翔,这是全人类亘古不变的追逐,在各个文明的神话中,神能够轻易往来于世界之间,这是人类最早的飞天梦想。历史和文艺记住了飞得太高被熔化了翅膀的伊卡洛斯(Carlos),在47枝烟花中去世的万虎,从蝙蝠翼上掉落的李林塔尔,消失在印度洋海天间的阿梅莉亚·埃尔哈特……也唯有在欧洲的广博田野上,一个传统贵族女性有更多的机会冲上高空,享受鸟儿般的自由。

在凯伦心中,土著人质朴的心思是她在白人社会中不可能获取的。北非是全人类最早的雍容发源地,凯伦居住的肯尼(肯尼)亚与欧亚交往较早,土著以开放的心怀对待外来文化,顺其自然地促进双方的互换和融合。凯伦、丹新奥尔良(Denis)这样的人可以得到地方人的爱抚和爱抚,是因为他们首先可以平等地对待和收受对方,同时在科技方面又能表现出更强的能力,甚至他们关于农业知识的缺少,也使土著人把她们作为平等的人对待。而这个炫耀上帝使者的传教士反而更急于突显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期望原住民能一蹴而就,从石器时代直入机动车时代,完全忘记了咱们白人的伯父历经怎么样的日晒雨淋和困难,才引导大家一步步穿过历史走到了今日。”在酋长吉南朱伊还未死亡时,传教士们便如闻到腐肉的秃鹫一般,迫不及待地扑到他身边,攫取原本属于土著人的益处。相相比而言,土著人对待白人的法子更接近文明,更加平和。

这片漂亮的海内外,值得留恋一辈子。但是农场经营不善,凯伦竭尽全力也无力回天再保持,她不得不离开了。

考古学,凯伦走了,带着无限的悲苦离开了亚洲。她的朋友丹格勒诺布尔(Denis)却永远地留在了东非的旷野,就在他就要离开在此之前。幸好,在她的坟山前有狮子为她守灵,他的灵魂在南美洲天下上不会感觉到寂寞。

凯伦走了,她生命的一有些永远留在了北美洲,不止是时间,还有她的爱意。在他早晨梦回时,一向会有一个千古走不出的亚洲。

凯伦走了,带走对原野美景的记得、农庄点点滴滴的小确幸,还有这个与他一起渡过十余年难忘岁月的土著。

考古学发现呈现,人类起点于南美洲,人类前进的历史就是频频走出亚洲的野史。多年自此,出走的人类是以一种截然不同的角色再重临北美洲,有人为冒险,有人为逐利。

对此凯伦,农庄破产出售,她失去了留在南美洲的经济基础和生活保障,丹郑州(Denis)意外坠机身亡,切断了他对亚洲的情义问题,在她的想起中,有如诗如画的自然风光,也有痛彻心肺的悲惨境遇,还有被迫喊停的恩贡玛(一种本地土著传统的狂欢舞会)。

《走出欧洲》,或许直接翻译成《离开南美洲》更适用,没有原名中隐隐透出的悲壮,更有增无减了几许没法和惨痛。

那是一个永恒也回不去的南美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