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译丛

                                                         天鹅绒之路,

                                                    世界上最长的路;

                                                    它既有形又无形,

                                           千年来已变成美和交换的代表。

                                                        和而各异,

                                                        互通有无,

                                             这正是地球村的美景;

                                                     而故事的初阶,

                                                      往日的早年,

                                            只是一根纤细发亮的蚕丝。

                                      纷吾前世

Serindia,舌尖上下跳跃之间,仿佛驼铃在遥远的丝路上飘然回响。10世纪时,阿拉伯人麦哈黑尔写的《游记》中,说到中华的都城名为新达比尔(Sindabil);大英帝国专家亨利(Henley)·玉尔曾说,《马可波罗游记》作新的府(Sindifu),大致指的是陕西省之首府圣胡安,这时为五代武周的新加坡市。

10世纪,多半时间属于五代十国时期,加上之后的后梁,遍数都城,除圣迭戈外,没有一座的发音接近Sindabil或Sindifu。无疑,当时阿拉伯人用此来指称中国都城。

这多个词的词根,都与古保加利亚语Sina、Seres如出一辙,均为sin;而Seres、Sina均源出古印度梵语Cina。可见Sintlabil、Sindifu的语源是从Sina、Seres演变而来的,而Sina、Sews又是从Cina衍变而来的。

乐园之国科伦坡,何以这样流连众口?当然是缘于彼时让中国闻明于世的丝绸。

中国的天鹅绒,最初经印度传播到阿拉伯人手中,产地正是蜀之都城科隆。生产棉布的京城,便同理想到令人难以释手的绸缎一起,让阿拉伯人难忘,从而可以口口相传。

                               玄奘之旅

《丝路译丛》第一辑

1999年到二〇〇七年间,联合国考古队在中亚五国和北印度“玄奘之路”上获取第一发掘收获:数百尊佛造像,两万平米壁画,足以再造一个敦煌;同样的八年,中国北边陆续出土中亚来华粟特人在北朝的墓葬文物,其数据与精美度百年不遇,且和“玄奘之路”海外成果遥相呼应;近年棉布之路国际会议上,欧亚各国学者纷纷把上述两批文物糅合分析,取得了里程碑式的学问突破。《丝路译丛》正是对这么些学术突破的会聚显示。

毛铭,伦敦(London)大学方法考古硕士,伦敦(London)《中亚办法考古学刊》编辑,在大英博物馆教师《被遗忘的丝路:中亚五国》,守护联合国遗址的中亚考古队队员。

她是个神奇的马那瓜女子,重寻唐玄奘的足迹是她从小的期望。为此他上学过梵语、中古波斯语、乌兹起亚语、锡伯语等,试图在中亚丝路遗址中寻到亚历山大(Alerander)的想望、汉唐大国的情况。这一个年,毛铭的足迹遍及中亚土地,也在棉布之路的考古钻探上昼夜跋涉。著作有《榴花西来:
丝路植物传奇》(人民美术出版社)、《走向盛唐•图录棉布卷》(伦敦基本上会博物馆编)、《世界艺术地图集•中亚卷》(华盛顿圣路易斯分校版)等。

                                      《丝路艺术》

以图像为主干,把天鹅绒之路艺术从历史与宗教领域还原到图像和艺术天地,这正是《丝路艺术》办刊的初衷。在纸媒纷纷消亡的时期,开启这样一份期刊,需要冒着风险,鼓起那么些的勇气。然则美在呼唤,丝路上万种风情的主意与灵感之源泉在呼唤。就像当年扛起书法主义的大旗一样果敢,下边这位戏剧家毅然响应了这一呼唤。

洛齐,出身于书香门第,在华夏传统文化艺术的震慑之下成长,却有着一颗向世界开放的心灵。上个世纪80年代洛齐在中国美术大学毕业留校任教,参加经历了85’中国新潮艺术活动以后,游历东东亚、马尾藻海直到北欧。

《书法主义文本》

在反思东西方当代艺术演进之后,洛齐于90年代提出中国及东方艺术的主导在“意象”,意象的来自在“书法”,于是她将中华绘画重新回来到“书画同源”之中,提议了举世瞩目标“书法主义”理论和宣言。沿着这么些思想,洛齐更深切到了传统书法艺术探讨之中,但她的不二法门探问之路并不是回归传统,而是更广泛地搜寻东西方艺术的来源与纠结。正如绘画史论家马丁(马丁(Martin))先生所言,“洛齐的法子既吸引了天堂当代艺术的中坚,又弘扬了东方中国传承”,他是一位富有广阔视野的学者型艺术家。

第11届“亚非&别林斯高晋海国际现代艺术展”

洛齐先生最近的形式足迹遍布全世界,可以说正是本着棉布之路的朝拜与探索之旅在促进东西方文化的交融与碰撞;
正因为她的鼎力与成功,他被引进为“亚非&第勒尼安海国际现代艺术展”主席。

在洛齐的牵头下,“亚非&日本海国际现代艺术展”已经成功进行13届国际展,他邀请和创制的一层层主题展,都着重于“天鹅绒之路”的雍容,以及沿着文明的开头而来的当代艺术。从中国、马来亚、印度尼西亚及中亚、波斯湾国际,发扬着丝路历史知识的当代叙事。对于“天鹅绒之路”,他有着命局不可违般的热情。

于是乎,继《丝路译丛》之后,《丝路艺术》应运而生,大家力邀洛齐作为实践主编,与我们一起创制《丝路艺术》丛刊,这是国内近来首先本立足于丝路艺术文化的办法研究学刊。

作为季刊,《丝路艺术》每期都会有一个主旨,创刊号的大旨为犍陀罗。像SERINDIA一样,这又是一个吸引无尽遐想、无数探索和笔墨的词汇。

             
 《丝路艺术》将会如何表现和解读犍陀罗艺术的历史与前天?

                                                                       
              本期撰文 / 楚荷 枫窗

                                                                       
                     本期编辑 / 桃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