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王国的倒掉

1.

“呵呵”是个拟声词,模拟人的笑声。

与同道中词的“哈哈”相比较,它的失声地点靠后,嘴唇打开幅度也偏小,就像是从喉咙里迸出的笑声。

从而,当它首次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候,就是担任一幕恐怖阴森、扭曲人性的王室惨剧的“配音”,成为一个王国倒掉的序曲。

2.

以此帝国,叫做后赵。

事件暴发在公元348年,中国中外上最一塌糊涂、黑暗的五胡十六国时期。

羯族人建立的后赵政权一度存在29年,第三任太岁石虎在位,他以狠毒嗜杀盛名。

石虎的次子石宣已经当了11年皇太子,但身份快要倾覆,威迫来自于他的同母弟石韬——石虎甚至公开石宣的面,说出了“悔不立石韬”的话。

而石韬的行事也在频频振奋着她的太子哥——他新建了一座梁长九丈的王宫,取名叫“宣光殿”。不但公然动用太子哥的名字,还嘲笑他将被“一扫而光”。

面对哥哥的挑战,石宣的回复简单粗暴,他派人中午刺杀了石韬,并企图干掉老爹上位。

但石虎已经警觉起来,发布全城戒严,暗中命人调查。

那时,石宣带了1000多名警卫去吊丧石韬,《晋书》对于那段情节的叙说,令人走近:“宣乘素车,从千人,临韬丧,不哭,直言呵呵,使举衾看尸,大笑而去。”说石宣到了灵堂怎么都哭不出来,干脆呵呵地笑出声,然后掀起盖尸体的被子低头看,哈哈大笑,掉头离开。

从“呵呵”到“哈哈”,三个拟声词,绘身绘色显示出石宣的知足。

3.

石虎的报复快速而阴毒。

她统领后宫和百官登上高台,把石宣绑到台下——之前已经用铁环穿透石宣两边的下巴颏,还上了锁——命人将石宣揪掉头发、拽断舌头,牵着她爬到先行准备好的柴堆上,再砍去手脚、挖出肉眼、刺穿肠子,然后放火焚烧。

石宣的亲人全部处斩,西宫决策者和太监大多被车裂。

皇权之争,兄弟、父子相残的血腥程度,史上少有。

石家父子的疯狂兽性,为她们所属的羯族带来灭顶之灾。

公元349年,石虎因寿终正寝世。外甥石世登极33天,被另一个外甥石遵杀掉。石遵登极183天,又被另一个幼子石鉴杀掉。石鉴登极103天,又被她的大将冉闵杀掉。

冉闵揭橥“杀胡令”,羯族从此在中原付之一炬。

4.

往日,“呵呵”并不见于史籍。因而有人断言,“呵呵”是胡人之间流行的一种笑声。入唐后,唐王室本来就有东夷血统,
“呵呵”也顺理成章地流传了中华。

笑的失声形式是不是有胡汉之分,想来读者自有咬定,无需多言。

后汉人使用“呵呵”与网聊初期的“呵呵”旨趣相同,苏和仲在写给好友鲜于侁的信中,评论自己的创作《江城子·密州狩猎》——即“老夫聊发少年狂”——时说:“近却颇作小词,虽无柳七郎风味,亦自是一家。呵呵。”

5.

“呵”的造字相比晚,近来能见到的最早的考古例证,是杜阿拉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老子》——由“口”和“可”组成,字形与现时代汉字别无二致。

“可”的初义是歌唱,再加“口”以示强调,则表示大声斥责。那是“呵”的本义。

北魏许慎的《说文解字》没有引用“呵”字,有可能是“呵”作为“诃”的异体字存在,只在民间小范围使用——在表明斥责含义时,“诃”“呵”通用。后天的简化字,把“诃”并入了“呵”字。

新兴,“呵”又前进出任何意思,从大声斥责引申指呼喊、吆喝。

明清官员外出时,引路差役喝令客人让路,那是国家规定的“呵引之制”,叫做“呵道”。韩吏部曾经评论说:“人之称大娃他爸者……其在外,则树旗旄,罗弓矢,武夫前呵,从者塞途。”

现代常用的“呵护”一词,其先前时期含义,也是呵禁卫护,使加害者不得近。

本文笔者是生姜乌梅,图片源于互联网。

转发使用,请获取授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