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译丛

                                                         丝绸之路,

                                                    世界上最长的路;

                                                    它既有形又无形,

                                           千年来已化作美和调换的代表。

                                                        和而各异,

                                                        互通有无,

                                             那正是地球村的美景;

                                                     而故事的开始,

                                                      在此此前的早年,

                                            只是一根纤细发亮的蚕丝。

                                      纷吾前世

Serindia,舌尖上下跳跃之间,就像驼铃在遥远的丝路上飘然回响。10世纪时,阿拉伯人麦哈黑尔写的《游记》中,说到中华的都城名为新达Bill(Sindabil);英帝国我们Henley·玉尔曾说,《马可先生波罗游记》作新的府(Sindifu),大约指的是河北省之首府西雅图,那时为五代唐代的京城。

10世纪,多半时间属于五代十国时期,加上之后的南陈,遍数都城,除加尔各答外,没有一座的失声接近Sindabil或Sindifu。无疑,当时阿拉伯人用此来指称中国都城。

那五个词的词根,都与古菲律宾语Sina、Seres如出一辙,均为sin;而Seres、Sina均源出古印度梵语Cina。可见Sintlabil、Sindifu的语源是从Sina、Seres衍生和变化而来的,而Sina、Sews又是从Cina演变而来的。

天府之国拉合尔,何以那样流连众口?当然是出自彼时让中国有名于世的绸缎。

考古发现,中原的绸缎,最初经孔雀之国传来到阿拉伯人手中,产地正是蜀之都城卡尔加里。生产丝绸的都城,便同理想到令人为难释手的天鹅绒一起,让阿拉伯人一遍遍地思念,从而得以口口相传。

                               三藏法师之旅

《丝路译丛》第一辑

1999年到二〇〇七年间,联合国考古队在中亚五国和北印度“唐僧之路”上收获第一发掘成果:数百尊佛造像,两万平米素描,足以再造一个敦煌;同样的八年,中国西边陆续出土中亚来华粟特人在北朝的王陵文物,其数量与精美度百年不遇,且和“唐三藏之路”国外成果遥相呼应;近年天鹅绒之路国际会议上,欧亚各国学者纷纭把上述两批文物糅合分析,取得了里程碑式的学术突破。《丝路译丛》正是对这一个学术突破的集中浮现。

毛铭,London高校艺术考古博士,London《中亚方式考古学刊》编辑,在大英博物馆讲授《被遗忘的丝路:中亚五国》,守护联合国遗址的中亚考古队队员。

她是个神奇的拉脱维亚里加农妇,重寻唐僧的足迹是她从小的指望。为此他上学过梵语、中古波斯语、乌兹特斯拉语、锡伯语等,试图在中亚丝路遗址中寻到亚历山大的期待、汉唐大国的气象。那些年,毛铭的足迹遍及中亚土地,也在天鹅绒之路的考古商讨上昼夜跋涉。小说有《榴花西来:
丝路植物传奇》(人民美术出版社)、《走向盛唐•图录棉布卷》(伦敦大多会博物馆编)、《世界艺术地图集•中亚卷》(伊利诺伊香槟分校版)等。

                                      《丝路艺术》

以图像为基本,把丝绸之路艺术从历史与宗教领域还原到图像和章程世界,那正是《丝路艺术》办刊的初衷。在纸媒纷繁消亡的时期,开启那样一份期刊,须求冒着危机,鼓起特其余胆气。然则美在召唤,丝路上万种风情的主意与灵感之源泉在呼唤。就像当年扛起书法主义的大旗一样果敢,下边那位艺术家毅然响应了这一呼唤。

洛齐,出身于书香门第,在中华传统文化艺术的熏陶之下成长,却有所一颗向世界开放的心灵。上个世纪80年间洛齐在中国美术高校毕业留校任教,加入经历了85’中国新潮艺术活动将来,游历东东亚、台湾海峡以至于北欧。

《书法主义文本》

在反躬自省东西方当代艺术演进之后,洛齐于90年代指出中国及东方艺术的为主在“意象”,意象的源点在“书法”,于是她将中华写生重新赶回到“书画同源”之中,提议了名牌的“书法主义”理论和宣言。沿着那几个考虑,洛齐更尖锐到了价值观书法艺术讨论之中,但他的主意探问之路并不是回归传统,而是更宽泛地寻找东西方艺术的来自与纠结。正如绘画史论家马丁先生所言,“洛齐的方式既吸引了天堂当代艺术的着力,又弘扬了东方中国传承”,他是一位拥有广泛视野的学者型艺术家。

第11届“亚非&哈得孙湾国际现代艺术展”

洛齐先生多年来的艺术足迹遍布天下,能够说正是本着涤纶之路的巡礼与商量之旅在力促东西方文化的纠结与碰撞;
正因为他的努力与成就,他被推荐为“亚非&波的尼亚湾国际现代艺术展”主席。

在洛齐的主持下,“亚非&波罗的海国际现代艺术展”已经打响举行13届国际展,他邀约和创立的一多元主旨展,都重视于“天鹅绒之路”的雍容,以及沿着文明的发端而来的当代艺术。从中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及中亚、爱琴海国际,发扬着丝路历史知识的现世叙事。对于“天鹅绒之路”,他有着命局不可违般的热情。

于是,继《丝路译丛》之后,《丝路艺术》应运而生,大家力邀洛齐作为履行主编,与大家一齐创建《丝路艺术》丛刊,那是国内近来先是本立足于丝路艺术文化的法子探究学刊。

用作季刊,《丝路艺术》每期都会有一个宗旨,创刊号的大旨为犍陀罗。像SERINDIA一样,那又是一个吸引无尽遐想、无数探索和笔墨的词汇。

             
 《丝路艺术》将会怎样表现和解读犍陀罗艺术的野史与后天?

                                                                       
              本期撰文 / 楚荷 枫窗

                                                                       
                     本期编辑 / 桃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