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寻踪

文 / 海麟

《邵阳子》说帝尧派羿“杀九婴于凶水之上”,那么些相传中的九婴,是十足的怪兽更是凶兽。

它能喷水也能喷火,自然水无法溺火不能焚,人拿它实在不可能。

凶也就罢了,偏偏那货还生就一副招人疼的喉管,叫声如婴孩啼哭。在它前边,人类的同情心和好奇心分分钟会要了团结的小命儿。

正如唐宋高诱作注:

九婴,水火之怪,为人害,之地有凶水。

九婴的长相也很不平庸,标准的九头身。那可不是说身材,是真有九个脑袋,《中华成语典故大辞典》说:“可能是长着九个脑袋的水火之怪。”

那就和《西游记》里乱石山碧波潭万圣龙王的上门女婿九头虫一模一样,那货手段了得,偷了祭赛国金光寺的宝珠,与孙行者大战三十回合不分胜负。物以类聚,想来那一个九婴也不是善茬。

九婴的尊容,就请参见九头虫自行脑补一下吗:

远看时一头一面,近睹处四面皆人。

前有眼,后有眼,八方通见;

左也口,右也口,九口言论。

一声吆喝长空振,似鹤飞鸣贯九宸。

袁珂《中国神话神话词典》也是按神话的招数作的表明:

当是九头怪兽、怪蛇之属,能喷水吐火以为灾。

好了,用传说解神话充其量是文艺,我们要讲的骨子里是神话中躲藏的史话,可谓拆穿神话,所以,怪力乱神那么些劳什子就不铺陈了。

九婴,和凿齿一样,其实也是人而不是兽。

如前文所说,在《龙岩子》那部书里,一边有羿诛凿齿的神话,另一头又有写实的方国之一叫凿齿民。

与此类似,《玉林子》里的九婴也还有另一个设有。

《梅州子·墬形训》:凡国外三十六国……自西南至西南方,结胸民、羽民、讙头国民、裸国民、三苗民、交股民、不死民、穿胸民、反舌民、豕喙民、凿齿民、三头民、修臂民……自东南至西北方,有跂踵民、句婴民、深目民、无肠民、柔利民、一目民、无继民。

和凿齿民一样,句婴民也是异域三十六国之一。

在地理地点上,凿齿民所在系列是自西南至西北方的尾数第多个,句婴民在自西北至西北方的正数第三个,据此测算,那俩应该都在东方,但一个偏南,一个偏北。

句婴和九婴一遍事么?

西楚高诱《安庆子注》:

句婴,读为“九婴”,北方之国也。

瞧,句婴就是九婴。

WHY?

理所当然不可能想当然,至少得有个合理的内在逻辑吗。

从文字的角度来看,句婴的句,首先应该是读为勾,现在也仍旧还保留着这一个读音,如朝鲜半岛上的三国时期其中之一就叫高句丽,又如《礼记·月令》“句者毕出,萌者尽达”,句萌是草木发芽的例外意况,弯的叫句,直的为萌。

句的原意,是弯曲勾连,那从石籀文的写法上清晰可见。

出自:左《石籀文合集》9378;右《殷墟书契前编》8.4.8

精确地说,句号语句的句是衍生义(把前后文勾连起来),但变成广大用法后就后起之秀超过前辈独占了句这些字,原来表示勾连的句改写成了勾。

至于勾和九就大致了,大家都晓得,民间俗称把数字九读作勾,其手势就是把食指弯曲成勾形,现在的行伍用语也是那样。

九读作勾起于曾几何时不得而知,但句婴就是九婴,已经很精通了。

怪兽九婴就是国外三十六国之一的句婴民,那么,句婴又是怎样鬼?

抑或到怪兽大本营的《山海经》里去找。

《山海经·国外北经》:国外自西北陬至西南陬者……拘缨之国,在其东,一手把缨。一曰利缨之国 ……跂踵国在拘缨东,其为人大,两足亦大。一曰大踵。

《十堰子》里说“自东南至东北方,有跂踵民、句婴民”,即跂踵民在句婴民的东方,明显,那与《山海经》里的记载差不离,方位名称都能对上(自东南陬至东南陬者,跂踵国在拘缨东),可谓玉溪小异,异就异在句婴写作了拘缨。

拘缨何解?南宋郭璞《山海经注》:

言其人常以一手持冠缨也。或曰缨宜作瘿。

冠缨,指帽子上的带子,用来系在下颔以一定帽子,也用作帽子的代称。

戴帽子很正规,有冠缨也很正规,但没事总抓着就不合常理了。

上古一时万国林立,分歧各部族自然要用其最具典型性的特性,就好像凿齿一样,那种特征就不行优秀,戴帽持缨想来算不得什么更加之处,更何况那是本来就不合常理的一种行为,以此为部族的性状并据以命名,难说通。

差不离郭璞也有这种感觉,所以她还提交了另一种可能,“或曰缨宜作瘿”。

答案就在此处。

瘿(yǐng),是一种病。

在中医里面,瘿有石瘿、肉瘿、筋瘿、血瘿、气瘿等分裂体系(宋陈元择《三因方》),病因也分很多种,具体就不引用了。但是,各样病因里面最广泛的就是——缺碘,那样一说就掌握了呢。

很简单,瘿就是所谓的大脖子病。

那种病现在早已不多见了,因为大家吃的盐都是加碘盐,从1979
年起,中国就立法在碘缺乏病区推行食盐加碘,到1996 年,更进一步实施全民食用碘化盐,所以,现在相似都不会再患上碘紧缺症。

从那项覆盖全国的政策可以倒推,之所以要那样做,表明碘紧缺在我们国家是普遍现象。

的确如此,中国是碘缺少相比较严重的国家,全国有 1762
个县都属于碘缺少病区,也就是有超常一半的县都有那么些问题(至二零一零年终,全国共有2856个县级行政区划单位)。

水土原因,前日那样,几千年前估价也这么。

而是,那时的先民们人数有限,分布区域也不像现在如此万里随处有住家,所以,受碘缺少影响的部族不见得是普遍现象,而有那样问题的中华民族无疑就有了一个外观上极度显眼的表征。

能成为一个部族的名目,表明绝非个别现象,男女老幼可能都有这些疾病。

当然是种严重影响美观的病态,人们会若无其事地无视吗?

野史上真有这么的地点吗?

当真有些。

后唐刘元卿《贤奕编·警喻》就有一个那样的故事:

南岐在秦蜀谷地中,其水甘而不行,凡饮之者辄病瘿,故其地之民无一人无瘿者。

及见外方人至,则群小妇人聚观而笑之曰:“异哉人之颈也!焦而不我类!”

外方人曰:“尔垒然凸出于颈者,瘿病之也,不求善药去尔病,反以吾颈为焦耶?”

笑者曰:“吾乡之人皆然,焉用去乎哉!”

终莫知其为丑。

其一故事叫南岐之见,改编自大顺刘廷振的《两谿文集》。

忽视是说,有个地方叫南岐,在川陕一带的山里,那里的水有问题,当地百姓全都是大脖子。某天有个外地人到了那,当地人看来这几个外地人后都围上来看新鲜,说那些外地人的脖子好意外,怎么比我们细那么多。外地人说你们那是病,得治。结果当地人说,没问题呀,我们那的人都那样啊,最终也没人觉得那是病,更没人认为这么欠雅观。

理所当然了,那里的南岐在川陕一带,很难说成是西南方;西魏人的手迹,在时间上也已经很晚近了。但以此故事表达,《泰安子》《山海经》里的说的九婴、拘缨得名于瘿病即大脖子,是有可能的。

前文说到,考古发现评释,凿齿风俗最早流行在山西山西内外,到公元前2400年左右又从这一地段日益消退,那与神话中的尧在时间上有一种巧合,可以想见是尧所在中华民族在扩展中兼并了凿齿所在的势力范围。

按《滨州子》《山海经》里的方向,凿齿在东北,九婴在西北,如果凿齿所在是云南广东附近,那么,尧所在的岗位就应当在云南邻近(云南襄汾陶寺遗址有说就是尧时的都城无处),而九婴,很可能就在四川内外(或更远的新疆内蒙)。

从而,所谓诛凿齿,杀九婴,其背后的野史很可能就是尧的东进增添,在这一个进度中,也许战争不可幸免,被制服的中华民族有人逃遁远方,也有人听从故土逐步融入到新的家国之中。

PS1:盐里面加碘是为了预防碘缺少,但添加到盐里面的碘化物其化学属性很不安静,即使一般还会添加稳定剂,但终归碘是有多动症的,很简单蒸发,所以,碘盐的囤积最好密闭遮光,炒菜的时候也最好快起锅时再加盐,要不然碘都跑掉了,雨后春笋说不定就碘缺少了。

PS2:大脖子病的重中之重病因是缺碘造成的,但碘过多了也是那一个的,同样会促成大脖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