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眺之心

《杀死一只知更鸟》的续作,作者依然是美利哥的哈珀(哈珀(Harper)).李。只是那部小说从内容上讲,和前作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比较。此作故事情节近乎于无,其中差不离有三分之一仍旧在追忆童年纪念,就像是只有是对前作举行补偿表达。因而,从读书的趣味性来说,实在是干瘪得很,更毫不说与前作所营造出的投机与积极性正面的气氛相比较了。也难怪前作那样资深与风行,而此作就像总处在搭配的绿叶与树荫下的职位。

考古发现,自然,那部作品依旧有其越发之处,那就是那好像于赤裸裸地对小编观点的直白表述。恕我直言,那部著作与其说是随笔,不如说是一部添加了几滴情节润滑剂的议随想。哦,抱歉,本想先抑后扬,开篇第一段是“先抑”了,但本段开头那两句话,就像并未达标“后扬”的预期效应。本意是想说,《守望之心》对于种族主义的不予是分明的,那一点分外值得赞赏,那表达至少有局部美利坚联邦合众国人早已开头反省并且器重自己的问题了,那点相当令人欣慰。但从另一个角度讲,那也反应了一个老大沉重的真相,那就是:对于那一个并未什么样文化,没接受过十全十美教育,没有怎么能力或一艺之长的尾部米利坚白人来说,他们是可怜抗拒破除种族隔离的,期望黑人如从前一样,待在她们“本应所属”的犄角,只可以在尾部白人们心理好的时候接受某些施舍的体恤。

正如文中所说,那部分白人担心黑人的崛起会抢走他们的生意,而付出的华丽的理由却是类似于“黑人天生低下”的流言蜚语。那种看法鲜明万分不得法并且令人气愤,但却不行,无从改变。更令人窒息的是,即便像女主的老爹和男友那样的,不管是阶级高尚的天才,或者是通过自身努力进步的新贵,即便知道那种观点不正确,却不可能不依附于那种理念,因为她俩要着重那种与北方的相对赚取利益。就算那部文章讲述的是几十年前的故事,但对此明天的美利坚合营国而言,大约仍旧格外具有警示意义。

那让自身回想,曾经问过一位学考古的美利坚联邦合众国青年人:对于美利坚合众国立国独立宣言之前的历史,美利坚合营国人是怎么看待的?她回应说:花旗国人管那段历史称为“史前史”(before
history)。那让我很愤慨,我说,美利坚合众国人屠杀了印第安人——一批曾经协理过她们的人,不仅如此,美利哥人还霸占了他们的土地,掠夺了她们的财富。可以说,美利坚合众国人是后来者,是侵犯者,是得鱼忘荃者,但却称固有居民及其历史为史前史?!类似的见解也反馈在本书中,在女主和二叔的扯皮中反映,只不过对象从印第安人成为了黑人。呵,U.S.白人就好像稳定都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那种对于“南北”问题的争论,以及对此United States独立宣言的知情,在《人类简史》中也有提到,没悟出观点惊人的形似,原来美利坚协作国底层白人们的那种心情还真是深刻骨髓,来之有因呀!有趣味的话,可以阅读《人类简史》查找有关内容。

而外对于“南北”差别的立论,全书还有四个视角让人纪念深切。一个是要振奋独立:不要依附于任哪个人的判断,要有投机的是非观,并包容别人的见地。另一个是关于爱情与婚姻:一个人可以爱任何想爱的人,但只和协调同样类的人结婚。当然,从那本书的小说背景来看,那两句话不可以算做完全正确,但如若一孔之见地把那两句话从原著中退出,应该还能算是从某种层面上讲的不利吧。

那篇阅读小记仅是就事论事,并从未任何不敬。阅读中若引起上火,请见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