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皇记

长安东市的月来酒吧,是宫里的听差歇脚的地点,为了满意君王以及皇族们的急需,差役们随时在皇城与兴庆宫之间奔波,偶尔赶着出城办事的,将马停在酒馆门口,扯着嗓子喊一声“酒硕士来一斤西市腔”。便有人提着酒出来,来人一饮而尽,上马挥鞭,听得一声马嘶,人一度去的远了。月来酒馆工作兴旺,不仅在于酿一手好酒,还在于酒价较别的地方低出累累,平头人也喝的起,于是也夹杂了众多国民,他们三三两两坐在店里,就一壶酒一碟菜,谝闲传侃大山,偶有官差来过,便凑在一起指导皇城私事,元代的气氛与膝下是见仁见智的,尤其是在开元年间,饭店里一直不见“莫谈国事”的标记,皇帝大臣妃嫔有如前几天的公芸芸众生物一般可以任意指摘,每逢饭后,酒徒们围在联名碎嘴王贵好不快活。酒楼掌柜一边记账,一边听酒客八卦:无非就是这么些大臣又被贬,那一个妃嫔又得宠了等等。后来,我们不再谝那个,话题都围绕着一个人展开,那就是妃子西施。

自从西施进宫后,长安城所有人的眼和嘴都被诱惑。正当是盛世,百姓生活富足,就思了淫欲。那位令六宫粉黛都失去颜色的妃嫔,无疑是当世美观的女生的表示,人红是非多,关于他的传闻也就传出,有人说西施的肌肤像脂一样白,还有人说她的一对胸有酒缸那么大,说来说去,何人也没见过妃子本人,不过关于她的亲闻却能写成一本《春秋》了,后来安史之乱,酒楼掌柜罢了事情逃兵患,就再也没回来,又过了几年,一本叫做《月来集》的书伊始在坊间流传,讲述的俱是西施的王宫之事,是时新皇即位,妃子马嵬身死,百姓不得不从民间传说中一窥盛世美颜之貌,《月来集》一时沧州纸贵,不久,此书流到宫里,皇帝阅后,以为书中所载多是妄说,且有抹黑皇室的谈话。于是命人查毁此书,全国上下敢有传阅此书者,杀无赦。并在长安街口将缴来的书一俱燃烧,火光烧了数个时间。为了挽回先皇形象以看重听,国王又命文人作歌颂之诗文,教予民间流传,于是白乐天的《长恨歌》便横空出世,成为千古绝响。

即便新皇大肆查毁,却被一个不惧死的奉先人存得其中一本,奉先人回家后,将此书深埋于地下,令其子嗣于他百年以后与尸体一起封入墓中,就像此到了新中国树立,奉先县已经改名蒲城,新时期考古发掘,挖出藏书人之墓,那本书重见天日,专家前来考证,发现此书所载故事大多不符史实,乃妄想之作,将其定义为随笔演义,置于县博物馆中供游太子参观品评。《玉皇记》正是《月来集》所载之一章。以下便是小编代为搬运的《玉皇记》全文,至于故事真伪,读者自来品评。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白居易《长恨歌》

只听赵二嘴又道:“适才说的《夺妻记》,讲的身为当今妃嫔入宫前后之事,自打西施入宫后,那又有了一个说法叫玉食金衣。”大千世界便问:“什么看头?”赵二嘴喝了一口酒,继续说:“玉食,就是说始祖把玉磨成粉,掺在杨妃膳食中。”稠人广众齐道:“难怪传言王昭君肤如玉莹。那金衣又是何说?”赵二嘴笑道:“杨妃的皮肤变成玉,就不怕火烧。始祖就把黄金烧成水,浇在贵妃的肌肤上,那样不就成了‘金衣’?”听者都以为奇,道:“不愧是皇家,衣食都与正常人不相同。”

那会儿赵二嘴话峰又一转:“明皇对杨妃百般宠爱,入宫后玉食金衣还不够,只爱玉环一人,对三宫佳丽兴趣顿失,这是世上皆知的,不过,杨妃被明皇逐出宫庭,发配回家思过之事,你们可明白?”

此言一出,众酒客俱言不知,李三刀抢问道:“闻说君主与杨妃甚是相欢,为啥又要将其遣送回家,怕是谣传吧?”赵二嘴道:“你认为你认为的就是你以为的?西施确实是当世美貌,可是如何事情都有一个劲儿,再好吃的菜肴也架不住每一日吃。”环视一圈又说:“王昭君荣为妃嫔后一年,天子就吃腻了那菜,转而和梅妃混在了伙同,诸位知道,当年武恵妃归西,明皇闷闷不乐,高力士便遣花鸟使选择佳丽,还没选到王昭君,便在江苏选到了梅妃,那梅妃人虽不及杨妃美丽,但才华却强于杨妃,诗词曲赋精晓,当今始祖重文采,于是梅妃便得了宠。”

考古发现,“梅妃与杨妃均为宠妃,然而一山怎能容二虎,何况两虎都是母?那二人便偷偷较劲,说来也有意思,杨、梅二人一胖一瘦,杨妃便管梅妃叫梅精,梅妃管杨妃叫肥婢,就算本人朝以胖为美,杨妃在争宠上总能暂胜一筹,不过明皇时不时背着杨妃,和梅妃厮混,这让杨妃至极不忿。”

说到那里,赵二嘴又停下来,稠人广众齐道:“后来呢?”赵二嘴道:“不急、不急,待我喝一口酒。”端起碗轻嘬一口,李三刀叫道:“都说你有两张嘴,怎么说起话这么墨迹。”

赵二嘴又道:“那不讲着呢么,你急吗?话说那杨妃妒火中烧,心中不平,尾随明皇来到梅妃行宫,梅妃爱风雅,在行宫前后俱栽上了梅树,杨妃穿过层层梅树,行至行宫此前,便听得里面有儿女欢笑之声,杨妃听了半天,俱是些‘良久不来看人家’、‘独宠’之类的字眼。说了半天,便听得里面噪声大动,欢笑之声又响了几分,杨妃怒推门入,这一推不得了,正撞到梅妃与天皇的性交之事,几个人俱是一惊,六颗眼珠子瞪得如糖葫芦一般,许久没人敢吱声。”

大千世界皆大笑。只听赵二嘴继续说:“杨妃子自入宫以来,均是独占圣鏖,哪个地方能受这么的气,当下便失了智,对着二人便是一顿破骂,言语甚是不堪,也就唯有杨妃,敢那样对待明皇,换成别朝,怕是早已被株连九族。不过国君龙威,岂容臣妾羞辱?杨妃骂喜形于色了,明皇那才想到君王威仪,也起了火气,便以‘妒悍不逊’之名,将杨贵妃打发回了娘家。”

白衫客笑道:“敢辱骂主公而无恙者,古来可就仅此一例了,怕是杨妃被宠惯了,连太岁也不放在眼里,所谓恃宠而骄,言的正是此啊。”

赵二嘴点点头,继续说:“怪就怪在那了,西施这一走,按理表达皇便可以风月无边了,可是并非如此,杨妃一走,明皇又是抑郁了,你道是怎么?明皇贵为君王,皇城内外,普天之下何人敢与其作对?偏偏出了个王昭君,当众辱骂她,那既让她不忿,又让她喜欢,竟生出了几分快感;明皇背着杨妃偷吃,也是痴迷于背德感的鼓舞之中,杨妃一走,背德感便没了,他想宠幸什么人就偏好谁,那还有什么样意思可言?”

李三刀插道:“国王忒是出人意料了,天下人百依百顺有如何不佳的,非要被人磕绊一二才能手舞足蹈么?”

“刚才本身就说,好菜不经长久吃,明皇过惯了百依百顺的日子,回顾起杨妃的叛逆,怀恋之情又起了,想将他接回宫,可是碍可是圣上的脸面,那早晨刚送走,焉有反悔之理?如故高力士看破了天子的念头,说太岁啊,那贵人行宫还有稍许器材,是否一并送去?明皇想了一想,开口称善,高力士去了半天,回来道:启禀君王,贵人已经在家反省一天,认识到不当了,既已知错,还请皇少校其接回吧。这么顺的台阶,明皇焉有不下之理?于是又在夜晚将杨妃接回来了,这便是杨玉环被国君逐出宫之经过。”

赵二嘴讲完,众酒客皆笑而喝酒,听李三刀又说那王昭君即使本身媳妇,他早已收拾一顿休回娘家了,惹得人们又哂笑不止。

正笑间,只听门外一人叫道:“你那是一派胡言,老子在宫里当差,从没听说过什么梅贵人,你那是何地来的野说?”赵二嘴放下酒碗,看一直人,笑道:“哎哟,我当是谁啊,原来是龚衙差。”随手唱个喏,又道:“别来无恙啊,听闻上官有文件赶赴岭南,明天又回去了?”

龚衙差刀靠在桌子边,坐下,一只脚踩上板凳说:“先给自己端一碗酒,可累死老子了!”大千世界赶紧给端了碗酒,龚衙差一饮而尽,汗液泗流,喘道:“有个屁的文件,你及时何为?原来是杨妃想吃荔枝,北地业已过了季节,国王便派我等马赴岭南,将那劳什子加急带回,一路上不明了跑废了多少匹马,才在荔枝未败在此之前带回长安,适才送入宫里,给杨妃享用去了。”众酒客闻言,皆叹宫中之侈,为一荔枝竟劳费那样三个人力,那时赵二嘴问道:“上官说自己赵二嘴文不对题,杨妃被遣一事,上官一定是领略原委了,不妨给在座的说来听听,也让自己信服。”

龚衙差撩起差服,擦干油汉,端起酒碗凑到人们桌前,说:“我在宫中,杨妃遣返早有传闻,皇帝之所以遣返杨妃,乃是因为杨妃与国君之兄宁王有染!”

此话一处,四座皆惊,世人皆知,宁王李宪当年将太子之位让给了明皇,明皇即为后十分感激,夸他‘光昭德行,斯为不朽’,如此美好之人,怎会与贵妃有染呢?

只听龚衙差继续道:“当今君王的太子之位是宁王让的,宁王不喜权势,为人手下留情谦和,颇受朝内上下开心,他看见花朵遭群鸟摧残,便将响铃挂于其上,每有鸟雀飞来,差人摇动响铃驱赶之,在宫中传为美谈。宁王精晓音律,尤善吹笛,其有一器名为紫云笛,一回天皇宴乐,宁王便以紫云笛吹了一首《神仙紫云曲》,此曲一出,四座寂然,听者如痴如醉,便似着了魔一般,更加是贵妃,宴会甘休后,她又缠着宁王吹了三次,宁王一遍吹罢,贵人依然不肯走,宁王便将紫玉笛送予妃嫔,杨妃回行宫后,便将紫云笛挂在炕头之上,每至早晚,便对着紫玉笛发呆。”

“先河皇帝并无在意,后来意识杨妃发呆时日与日俱增,甚至临幸杨妃时,她也是痴痴地瞧着床头的紫云笛。”

酒桌上传来哄笑,有人道:“竟有如此轶事?”还有人道:“怎地,难道国王之‘笛’不若宁王之笛么?”又是哄堂大笑。

待众人笑毕,龚衙差继续道:“国王只是稍有愠色,可后来与杨妃在御花园游玩,宫里的善事徒戏言妃嫔道:宁王来了!贵人快捷向南而望,天皇更为不满,时人作诗云:日映宫城雾半开,太真帘下谓人猜。黄翻绰值向北树,不信宁哥回马来。其后杨妃在行宫吹紫云笛,不巧被君主撞见,起了圣怒。那吹笛一事,诸位觉得并无意外,然在宫中,‘吹笛’只是包罗之说,其言下之意,正是宁王与妃嫔有染!”

“于是,国王说妃嫔‘忤旨’,将妃子遣送回家。而后与赵二嘴说的差不离,国王朝遣暮悔,又找借口派人去看杨妃,杨妃剪下头发交予来人,说:妾罪当死,皇上幸不杀而归之。这一说,皇帝便软了心,又将他接了回来,自此未来,西施三千宠爱在凤只鸾孤,后宫之位再无人可撼动。”

言毕,众酒客均认为宫差之说更为可相信,那时,柜台后的店家开口道:“依自己看,龚衙差之说亦未必可靠,杨妃被遣送回家,是天宝九年的业务,宁王在开元年间就已薨卒,天皇追封为让帝,葬于奉先县惠陵,那死人又怎会为贵妃吹笛呢?”

酒客们立时炸了锅,大千世界对龚衙差之说与赵二嘴之说各执一词,争辨不下,均言己方有理,接着酒劲,贴胸搓耳,你推我搡。掌柜又高声道:“赵、龚之说,均有漏洞,皇城之事,本就虚妄之言多,固然争出了高下又有什么意义?”

听闻此言,众人便不再吵嚷推搡,半数以上酒客平常多承蒙掌柜照顾,见掌柜不悦,就不再计较,默默坐下喝酒。

那时候白衫客起身说道:“诸位,杨妃遣返一事,不论其实什么,说到底,世人所谓国君贵人、才子佳人的天作之合,其实并无我等设想地那样光鲜,其贪、嗔、痴、妒,与自己常人一样,还劝各位勿羡旁人,各自回家安心抱紧爱妻去也!”

一席话说得人们转尬为喜,又互相倒酒碰碗。白衫客又喝了数碗酒,趁着醉意,撩起白衫敲碗唱道:

今人皆道天子好,三千美丽的女孩子多窈窕。

不期长安深墙下,长生殿里伦乱了。

听者以为奇,有人问那“伦乱了”是何意,白衫客浊酒过喉,便说起杨妃与安禄山之事,正是海誓山盟并赶紧,此恨绵绵真用不完。欲知白衫客所讲为什么事,请看下章《玉安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